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p_scheduled_missed - assumed 'wp_scheduled_missed'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bnana.cn/wp-content/plugins/wp-missed-schedule/wp-missed-schedule.php on line 246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不呐呐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吉沢明歩,也可以写成吉沢明步、吉泽明步。

“泽”和“沢”,这两个字有同一个祖宗,也就是“澤”。中日都搞简化字,中方简化成了“泽”,日方简化成了“沢”,于是就有了不同。

“步”和“歩”这两种写法在历史上都是有的,而中日选择了不同的正体。其实无所谓了,而我还是习惯用“吉沢明歩”,毕竟这是最正确的。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吉沢明歩2003年出道,2018年引退,2019年正式发表“引退声明”,生涯长达十几年。见惯了太多的浮浮沉沉,期间的经历我想只有她自己清楚。

2003年,她在Alice Japan推出第一支作品,正式出道。那年,她不满20岁。

2007年到2008,事业迎来高峰期,同年加入日本著名偶像音乐团体惠比寿麝香葡萄。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吉沢明歩于2018年引退。从2003年到2018年,一共15年,整整15年。她不光从业时间长,而且从来都是排名前几的,按照我们理解的话来说,她的成绩从来都是班上排名前几,绝对的优等生,学习成绩特别好,实力派。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15年来,她把业界的各种荣誉拿了个遍,03年最佳偶像奖,07年最佳演员奖,13年最佳作品奖。

总之,已经没有奖励可以给她了,唯独终身成就奖了。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15年来,吉沢明歩驾驭过各类题材,从最初的妹系,到OL、少妇,再到熟女和痴女。其单位产量不算最高,但从业时间之长,题材涵盖之广,关注热度之高,无出其右。

虽然吉沢明歩引退两三年了,但她并没有离开大众的视野。她做起了直播,户外、烹饪、健身等内容都有涉及。

而且现在完全是素颜照出境,素颜照看起来,吉沢明歩的确老了不少。少了浓妆的妖媚、艳丽,看起来更没有距离感,当然,吸引力也几乎没有了。岁月催人老,我们每个人终归都要老去。

古人云:“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确逝去的时光就如流水一样,再也流不回来了,想要抓住,却从指缝间穿过,再也看不到。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日子呀,一天天过去,一年四季万物轮回,一些生命的逝去迎来了新生,周而复始,生命的链条代代相传,亘古不变。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时光总是走得太快,让人怎么都追不上。樱桃红了,芭蕉很快又绿了,春天刚刚过去,夏天很快又来了。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这句诗出自于南宋末年的著名词人蒋捷之手,是《虞美人·听雨》的最后一句。光看这句看不出什么,实际上,蒋捷《虞美人·听雨》这首词写的非常有内涵。

这首词她回忆了自己的一生,从少年听雨歌楼中,到壮年听雨客舟中,再到现在寄居僧庐、两鬓斑白,可以说是在“无情”中透着无限痛苦和深情。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写这首词的时候,南宋已经灭亡,因为时光的荏苒,少年的欢乐与壮年的离恨,都已经如过眼云烟,头发斑白的词人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再听到这淅淅沥沥的雨声,心中早已经木然,任他悲欢离合,再也无动于衷了,所以任由它滴到天明。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利益的,请编辑邮件并加以说明发送到站长邮箱,审查情况属实的会在三个工作日内为您删除。
不呐呐 » 吉沢明歩(吉泽明步):岁月不饶人,我们终究要老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