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来源 | 钱某某(qianmoumou2018)丨文 | 卓绝

1
又一个坏消息传来—— 南非发现一种新冠病毒变异株Omicron(奥密克戎)。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世界卫生组织把它列为“最高等级变异株”。

一时间,引起全世界恐慌。

这个变异株有多可怕?

美国专家称,“该变异株可能具有500%的强大感染力,是迄今为止最令人震惊的统计数字。”

甚至,它的变异数量,是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两倍。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图源:央视新闻

这是什么概念?

德尔塔变异毒株一度让人闻风丧胆。

它的传播力极强,10天内可传五六代。

这威力够猛吧,可谁想到,奥密克戎才是“王炸”。

据报道,近10天,南非豪登省90%新增病例都是奥密克戎毒株。

流行比率从0直飙75%。

糟心的是,该毒株已经蔓延至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香港也出现了2例确诊病例。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专家推测,这2名病例的感染可能是通过空气传播。

他们住在同一层酒店的斜对门。

其中一个人开门时没戴口罩,病毒流出,导致另一个人被感染。

开个门就有传染风险,可见它有多狡猾。

很多人不禁担心,它对我们会有影响吗?

张文宏医生说:

我认为对中国目前还不会产生大的影响,中国目前的快速响应是可以应对各种类型的新冠变种的。

基于科学与团结,我们可以应对德尔塔,也能应对奥密克戎。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图源:张文宏微博

所以,不必过于恐慌。

比起病毒变异,我更要担心的是,那个被遗忘的群体——

新冠康复者。

对康复者来说,另一场“战役”又要开始了。

这场“战役”没有病毒,无声无息。

但严重程度,同样不容忽视。

它的名字叫:新冠后遗症。 2
《八点健闻》曾采访过一些武汉新冠患者家庭。
其中有个这样的案例。

李华的父亲不幸感染了新冠病毒。

住院期间,他一直说头疼。

一个月后,头疼到他喘不过气来。

被转入重症病房,情况不容乐观。

经检查发现:

“双肺弥漫性浸润性病变,成大白肺了,免疫系统几乎被摧垮,淋巴细胞亚群全线降低。”

抢救了2天,才转危为安。

可真正的“困难”还在后头。

李父的头疼愈加严重。

李华说:

“他头部没受过伤,身体一直很好,可自从感染病毒后,他的头像爆炸那样,从里到外,放射状地疼,头皮碰到都疼”。

疼到整晚睡不着。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症状?

这与新冠病毒有一定的关联性。

有专家称,这是新冠病毒对神经系统发起的“攻击”。

超过三成患者会出现这种症状。

更可怕的是,除了神经系统,免疫体统也无法幸免。

李父经常感到乏力。

爬几级楼梯,或走多几步,都喘到不行。

李华自己是医生,她猜测,会不会是父亲的免疫力也出了问题。

这一猜测,后来得到证实。

11月23日,武汉协和医院团队研究发现:

“即便是非重症患者,在确诊新冠近1年后,依旧存在多系统问题,如睡眠困难、呼吸急促、乏力和关节疼痛等身体症状。”


图源:观察者网

换言之,痊愈后出现乏力的症状是很普遍的。

我国一些新冠康复者现身说法。

据《八点健闻》报道:

新冠患者刘先生痊愈后2个多月,还是感觉很乏力。

膝关节经常发软,腿脚没力了,只要稍微动一下,都会出汗。

陈女士也一样。

只要动下双手,都感觉腰酸背痛。

睡眠质量也变差了,晚上会醒来两三次。

于疫情而言,新冠康复者是“劫后重生”,也是余生的开始。

他们可能还要被“后遗症”折磨很久。

不单是国内的患者,国外亦然。

甚至,国外患者的“隐秘之痛”更让人绝望。
3 《新民周刊》曾报道过一组数据。
在全球1亿新冠感染者里,大约6.5%的人会在痊愈后出现“嗅觉倒错”症状。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图源:新民周刊

所谓“嗅觉倒错”,即本来是香的东西,现在闻起来很臭。

女子克莱尔,曾负责照顾一家人的起居生活。

可被感染后,她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有带有香味的东西,她闻起来都像臭鱼。

连同丈夫身上的香水味,也把她臭到流眼泪。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图源:新民周刊

凯特也难逃“嗅觉倒错”的折磨。

在过去,她很喜欢品尝美食。

如今,一切都变得无比难闻。

对她来说,吃饭、喝水成了很痛苦的事情。

最让她难受的,是恋人的“变味”。

“现在Craig(恋人名字)闻起来,仿佛每一个毛孔散发出腐烂咖喱的气味。”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图源:新民周刊

截至目前,“嗅觉倒错”仍属于罕见病。

它的成因和治疗方法还处于空白阶段。

这才是最让人无奈的。

而新冠病毒,对人体的损伤不局限于嗅觉。

各种“后遗症”已蔓延至人体的每个器官。

比如头部。

日本一女子,康复后头发大量脱落。

发量减少到过去的一半左右,能看到头皮。

但她,并不是个例。

日本某医院院长称,新冠患者中甚至有人头发几乎全部掉光。

好莱坞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也苦不堪言。

她说:

“自从患上新冠后,一切都‘受伤’了。”

嗅觉失灵、头痛、掉发……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这种症状在痊愈者身上无差别出现。

不分男女,不分老少。

头部“沦陷”后,接下来就是大脑。

有位精神病学教授说,有些康复者大脑完全无法正常工作。

他们往往处于一种“失忆”状态。

当开车出行时,不知道如何到达目的地。

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是无意识的。

但论症状级别,以上这些只能算“轻微级”。

还有更触目惊心的。

美国曾有康复者出现“巨舌症”。

男子琼斯,舌头肿胀,长出嘴外。

肿胀速度惊人,足足长出8厘米。

由于舌头过度肿大,他不能正常吃喝,也无法说话。

医生表示没见过这种情况。

“我不知道需要割掉多少舌头,即便割下来一部分,也无法保证病人还有味觉或说话的能力。”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与此同时,休斯敦多名新冠康复者都患上“巨舌症”。

这场病痛,将成为他们一辈子的梦魇。

后遗症还在不断“升级”。

今年5月初,印度卫生部门发出警告:

“一些新冠患者身上发现毛霉菌感染。范围迅速激增,印度有近9000名患者被感染。”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毛霉菌”,顾名思义,所被感染的部位,都会发霉。

与其他症状不同,它能被医治。

患者有两种选择,一是药物治疗,二是直接切除感染部位。

由于药物治疗费用太高,大多数人会选择后者。

但这种做法,风险大且残酷。

孟买机械工程师米林德,不幸染上毛霉菌。

他的脸部被毛霉菌大面积侵蚀。

动了3次手术,一只眼睛将永远失明,上颚被切除,面部完全塌陷。

这对他来说,影响是毁灭性的。

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后遗症”。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称:

新冠肺炎康复后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人可能会留有200 余种后遗症。

主要症状有头痛、失眠、神经精神病、耳鸣、幻觉、月经周期变化、性功能障碍、心绞痛、尿失禁、记忆丧失、视力模糊、腹泻等。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图源:羊城派

患者全身里里外外,都有可能被新冠病毒入侵。

病痛程度不一,但同样“致命”。

4
各个相关报道中,呈现的大多是成年人的后遗症。

那未成年人呢?

很多人以为,青少年自愈能力强,难以被新冠病毒影响。

其实不然。

传染病专家霍夫农称,人们低估了儿童出现后遗症的情况。

日本福冈有位14岁男孩,一开始只出现新冠轻症症状——

发烧38度,出现咳嗽、头痛。

在家休息2天后,身体痊愈。

可这时,他左脚突然肿胀成紫色。

一个月都不见好转。

随之而来的,是失去味觉和嗅觉。

医生无法查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波士顿儿童医院研究发现:

“大多数患儿病情轻微,但他们的症状似乎永远不会消失,或者有一阵子看似完全好转了,然后在几周或一个月左右,症状又卷土重来。”

这些后遗症没有规律,捉摸不透。

美国15岁男孩格罗根,一度被称为“别人家的孩子”。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但在感染新冠后,一切都变了。

他盯着课本,明明是刚讲过的内容,却感觉很陌生。

老师提问他,他说:

“我根本没学过这些,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有时候,他还会出现“幻觉”。

数学课上,他仿佛看到数字从纸上飘出来。

写英语作业,下意识写成法语。

他的胸部和左腿,也时不时出现疼痛感。

面对生活和学业的一片狼藉,他束手无策。

“以前,我想就算感染了也能治好,但现在,我再也不想经历那样的事了,太痛苦了。”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有些孩子,被折磨到痛不欲生,甚至因此失去生命。

据《光明网》报道,从2020年4月至今,以色列有100名康复儿童患上“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征(PIMS)”。

PIMS表现为胃痛、发烧、心脏损伤等症状。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图源:光明网

10月9日,一名以色列男孩,患上PIMS。

经抢救无效死亡。

年仅16岁。

不得不承认,新冠后遗症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恐怖。

人类对它的了解,未知仍大于已知。
5 病毒还在不断变异,我们对后遗症更是知之甚少。
许多人觉得新冠后遗症离我们很遥远。

不可否认,对大多数人来说,它确实遥远、陌生。

这主要得益于国家防疫很到位。

政府执行力超强,民众高度自觉,共同对抗疫情。还有免费的新冠疫苗,为我们保驾护航。

但我还是想说,中国防疫的面面俱到,不代表疫情已经消失,患者完全不存在。

截止2021年11月29日,我国累计确诊病例127764例。

康复者119201名。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这都不是一个小数字。

康复者沉默,不代表不存在。

康复者无声,不代表应该被遗忘。

如果你身边也有新冠患者,请试着给他们多一些关怀和理解。

不要落井下石。
不要歧视。
不要妖魔化他们。

他们不是洪水猛兽,只是痛苦的病人。

而新冠患者痊愈后,不再具有传染性。

在《新京报》上,有专家专门发声:“康复者不具有传染性。他们回到社会是安全的。”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图源:新京报

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康复的家人与朋友,都可以继续接触,不用担心感染。只是需要更关心他们,因为后遗症真的很痛苦。

回到每个人身上,也要继续严防死守。

疫情瞬息万变,奥密克戎变异株还存在很多未知。

大家切记,继续戴好口罩。
不扎堆。
少聚会。
勤洗手。

时刻保持警惕,做万全准备,护自己和家人周全,一起打赢这场漫长的、无烟的战争。
参考资料:
《开个房门就传染?新变异株“奥密克戎”已传至香港 | 张文宏最新发声:上海疫情进入尾声,面对奥密克戎变种,中国怎么办?》
https://mp.weixin.qq.com/s/VzqakrugmoiqldRFL1GfHQ
《新冠后遗症:隐秘之痛丨来自武汉新冠患者家庭的一手记录》
https://mp.weixin.qq.com/s/kV861KdYWS2LczqNoQvArw
《84%感染者出现后遗症,最新研究:新冠病毒还能杀死脑细胞》
https://mp.weixin.qq.com/s/CcLtW-xGDtioPQutgoWbLw
《中国团队新冠后遗症研究:出院近一年,仍会呼吸急促、抑郁》
https://mp.weixin.qq.com/s/cPHtJNlUlwpavdemEnHhwQ
《新冠后遗症最新研究公布,近半数患者出院后1年仍无法痊愈》
https://mp.weixin.qq.com/s/71cxA3Jv56bD-0Uy4pbQbQ
《可怕!巨舌症、面部“发霉”、嗅觉倒错,新冠后遗症还真是吓人……》
https://mp.weixin.qq.com/s/85fIjREaACIp0AG7a0ZHYg
《26%新冠患者有精神症状?出院12个月仍有问题,新冠后遗症数据公布》
https://mp.weixin.qq.com/s/jGuF1GIqL0e2YequmWOwGg
《日媒:新冠治愈者出现严重脱发后遗症,有人苦不堪言》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224526
《新冠肺炎康复后超三成人群可能会留有200余种后遗症》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N0CM1O20550AXYG.html
《或被严重低估!儿童新冠后遗症需警惕》
http://33h.co/91u3c

作者简介:卓绝,95后的年龄,85后的经历,75后的觉悟。一个有六块腹肌,也有一腔才华的文字工作者。文章经授权转载自公号钱某某,ID:qianmoumou2018,这是一个50万年轻人的认知成长地,不矫情,有见地,字字带劲,句句犀利,陪伴你迅猛成长。扒姐
让每一个八卦的细胞热血沸腾
让每一个Sparetime有料可扒

我站提供的所有内容均转自互联网,如有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利益的,请编辑邮件并加以说明发送到站长邮箱,站长会进行审查之后,情况属实的会在三个工作日内为您删除。
不呐呐 » 奥密克戎风险等级为非常高:超强“毒王”出现!那些痊愈的新冠患者,后来怎样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