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艳情影像史|本番与伪本番的进程

今天我们继续讲一讲,近代的艳情影像史中,那些偏离了原定轨道的进程。

在讲这个内容时,我得先问一下:粉红电影和AV本质上的差别是什么?

其实很多人搞不清楚这其中的差别,会说AV的尺度更大,AV的剧情更少,其实这些都不是本质上的差别,要说尺度更大,1976年大岛渚拍摄《感官世界》尺度也很大。

那为什么《感官世界》可以被那么多人推荐呢?这就是本质上有差别。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限制级电影会有很多暴力、情欲的戏码,而这些戏码都是在【演技】的前提下作为演绎标准的,这些场景是烘托氛围与代入感,通过这些镜头给观众带来情感变化。

不管是演员还是观众,大家都会将这些戏码当作是观影情感上的需求,充其量就是“为了艺术而献身”。

而AV不是,AV在普遍看来,其实和演技并没有太大的关联,就连制作商和导演也不认为这需要多么特殊的演技,所以AV很多情况下都是被当成:满足性幻想的需求。

这就是本质上的差别,当然,很多的人其实不在乎什么是艺术,也不关心这电影到底想表达什么,所以很多限制级的电影最后也被等同于AV,统称色情片,就连70年代末,日本那些原本制作粉红映像的制作商,最后也有一批人干脆直接就去做色情片,这是因为限制级发展到后面走向了迎合观众喜好的阶段,变成了毫无章法的裸露片,变着法去增加那些裸露情节,这也是AV诞生的前身过程。

所以演员和业界演员在观众的认知中就有本质上的不同,大致上也就能理解,为什么【仲村美羽】当初转行时,所引发的震荡为何会那么大,以及为什么她每年都摸鱼,每年都上榜。

当然,AV为什么会被人产生“跟演技无关”的想法,这是有一个历史进程的,大致就是“原本不必发展成这样,但是它就是越走越偏”的过程。

首先要讲到的就是【宇宙企画】这个品牌。

【宇宙企画】的前身是【英知出版】,也就是日本70年代最大的成人出版社,所以在80年代,【宇宙企画】成了最早转向业界的制作厂牌。

【宇宙企画】本身就有着自己的模特资源,所以当时都是模特转型成演员的,只是这一开始,【宇宙企画】所采用的就是“非本番”演员。

所谓非本番就是,在演员身上贴胶带,采用借位拍摄,再利用打码进行“满足性幻想”的目的,这也是当时【宇宙企画】、VIP、KUKI这些由出版社转业界制作商的普遍操作。

而当时这类制作其实是冲击到了粉红市场的,就如我上面说的,绝大部分人根本不需要看什么艺术,他们更希望看到更刺激的内容,所以才会有AV的诞生

当时就有很多非正规的小厂牌,不过和【英知出版】、【VIP】这种塑封本不同,他们是做地下本的,也就是不经过伦协审核的,更露骨,更无所顾忌的杂志。

于是在1981年,【地下本】便开始暗流涌动开始走上了一条影像之路,这在当时被称为是“硬性色情”。

和【宇宙企画】这种受伦协监管的厂牌不同,宇宙企画因为伦协禁令,当时地面上的录像带更多的是独角戏,类似于写真,而“硬派色情”就不在乎所谓的禁令,会有大幅度的的肢体接触,但是当时大家其实都保留着一个认知:这是在演戏。

但是人性是贪婪的,原本“非本番”的市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带偏了,决定性的导火索是在1982年。

要知道,有条件的女孩子肯定不会去地下本讨生活,所以地下本一开始所能找到的模特,其实都不怎么样,到了1982年,地下本的时代就迎来了低谷,因为演员的形象确实不佳,当时地下本采用了一个套路,开始找寻条件很、优秀的模特。

也确实找到了一些很优秀的模特,然后1983年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原本用于出口的地下录像,刚出口就被盗版回日本,而这些地下录像制作很烂,但是尺度很大,关键是还没有进行马赛克处理,且这批供出口的电影中有着当时很火的演员。

所以你们大致能想象当时有多轰动吧,地下录像比【宇宙企画】的制作香太多了,这也是最早一批出现的“本番”作品。

日本艳情影像史|本番与伪本番的进程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地下录像的黄金时代到来了,那些地下录像制作商开始不断的进行所谓的“硬性色情”,重金之下,便有了“本番女优”和“伪本番”的出现,而这一段历史其实很混乱。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当时原本大家都认为是假的,充其量满足一下自己脑补的画面,结果开始有人玩真的,这带起了一个头,就给观众造成震撼的同时,也演变成了一种肆无忌惮的心理:她们都是这么玩的,而当时那个年代又是黑帮横行的一个时代,所以存在很多的乱象,在《全裸监督》中那种用毒品和绑架控制女性的情况是存在的。

所以1982年的伦协【VIDEO伦理协会】特意针对这些制作,发布了一条禁令:

禁止出现3分钟以上的连续性画面。

这一条禁令本身是要限制这些厂牌的,问题是,伦协根本就不是官方组织,过不过审重要吗?

不重要

所以做地下本的制作商就越来越多

于是地下本正式成为了塑封本的强敌,比如当时很火的《洗衣部阿健》,很多影像店直接拿着这地下本当赠品,买放映机就送,而塑封本依然要受伦协的监管,这想打架根本没法打。

而这些地下录像也将【宇宙企画】这类地面上的制作商逼到了墙角,原本【宇宙企画】是极力反对“本番”的,这家公司一开始就认为AV是一种表演的方式,只是更激烈一些。

结果后面由于地下录像的恶性竞争,导致了“演戏”变成了“本番出演”,且模特的水准逐渐提高,地面上的制作商也就苦不堪言,陷入了销量危机。

最终,【宇宙企画】是妥协了,在1984年,beppin杂志公布了【田所裕美子】,这是当时塑封本正式推出来的“本番演员”。

日本艳情影像史|本番与伪本番的进程

【田所裕美子】当时属于是被经纪人给坑了,当时那个经纪人属于什么都不懂,结果也就谈成了“本番演员”,但实际上这个所谓的“本番”究竟是否是“伪本番”,宇宙企画也不会说实话。

而【宇宙企画】在当时做这样的行为,就是向市场妥协,当时妥协的并不仅仅是一家宇宙企画,为了迎合被地下录像冲击而逐渐畸形的市场,就连粉红映像的制作商们都开始了内卷,做出了很多关于虐恋向的剧本。

而这样的行为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过度去迎合畸形的市场,相同的情况其实在今天也存在,比如某C2里的那些怪癖向。

当时的【宇宙企画】这么做,也就让日本警方很生气,因为【田所裕美子】的出道作卖出了2万盒,如果不进行纠正,过度去迎合市场,肯定会朝着不利的方向去发展。

也就是这样的操作导致了后来一系列正儿八经的制作商有样学样的去搞,不过这其中又有很多造假行为,“伪本番演员”开始出现,所谓的“伪本番”就是,对外声称是“本番”,实际采用的是借位和打码处理塑造出“本番行为”。

这也是地上制作商最终逃过一劫的原因,当时日本警视厅严打了地下录像,1985年日本官方终于出了一个新政策:

凡事没有经过伦协审核的录像带,禁止出售与出租。

所以在1985年,才有了很多制作商加入到了伦协中。但是这一举措实际上并没有让“本番”得到有效的制止。

在1985年之前,业界就有“本番”了,但是当时的本番是上不了台面的,实际上虽然有人在做,但都不是主流,而在1985年之后,“本番”反而成了主流,为什么呢?

这又要说起一个人,村西透

日本艳情影像史|本番与伪本番的进程

村西透这个人放在艳情影像史中,其实是褒贬不一的,也正是因为他的出现,才将“非本番”的行业转变成了“全员本番”的情况。

原本村西透在1985年之前是拒绝拍摄本番的,可能说出来你们都不信,致力于推动本番市场的导演一开始是拒绝本番的,其实不止是他,很多后来做本番的品牌实际上一开始都在反对本番。

后来也是在1985年,但是松下做出了10万円的放映机,技术本来是无罪的,但是无法驾驭技术的使用方法,是会引发很多问题的,当放映机成为了小家电,伦协对于制作商的管控实际上已经是微乎其微了,所以当时日本警视厅一直想纠正“本番”行为,但是架不住放映机落入了千家万户,根本无法进行强有力的控制。

日本艳情影像史|本番与伪本番的进程

所以在那些从地下本中转战地面的制作商中,其实依然按照制作地下本的方式去做事,在不遵守规则的竞争之下,自然也就带偏了一部分人。

村西透原本也是拒绝做本番的导演,他曾经说他要拍出正统的电影,记录真正的演技,但是当时他在水晶映像的发展实在是有够烂的,斥巨资拍出来的电影都卖不动,于是他才撕掉了胶布做起了本番。

所以这件事放在今天来看,村西透当初撕掉胶条,连带着把自己遵守的东西一起撕掉了,开始粗造滥制做起了本番行当。

结果反而是粗造滥制做出来的东西,意外的受欢迎,当时村西透拍非本番电影要用好几天,而制作本番只需要一个晚上就行。

结果就是你不花心思做出来的东西,你也觉得这东西很低俗,但偏偏就是叫好又叫座。

而真正打开了本番市场的,便是1986年村西透和【黑木香】的合作,也是由于【黑木香】的出现,才让原本作为“满足性幻想”的东西,逐渐的偏离了“表演”的定义,转型成了“真实的窥见”。

日本艳情影像史|本番与伪本番的进程

其实很难想象村西透后来会用各种方式去鼓吹“本番才是王道”,尤其是他和【黑木香】都是能说会道的人,随着【黑木香】作为本番女优走红,本番由曾经“没那么优秀的人才会做”的制作变成了“当红演员也会做”的事情。

而且当时的影音出租店是热门生意,据说在1987年出租店就多达2万家,可见当时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这个行业也算是迎来了空前绝红的红利期。

同时这其中还有个背景,要讲起来太复杂了,1987年的日本刚好处于“女权主义”萌芽阶段,相关的背景可以去网上找一下,而【黑木香】的出现,在当时这个背景之下其实是借助了很多风向,所以当时的【黑木香】很幸运的成为了业界新时代女性的代表人物。

当然这个锅不能全让【黑木香】来背,在【黑木香】之前,其实普遍采用的还是“伪本番”的方式去做,“伪本番”也算是这个“演戏行业”最后的遮羞布了,但是拆开这条遮羞布的,是1987年数字马赛克的诞生。

早期打码是全打,一帧一帧的圣光涂鸦,1987年出现了数字马赛克,而且制作商很鸡贼的做成很薄的毛玻璃,所以大致上观众可以看到轮廓,这才是当时真正诱发了观众对于“本番行为”的追捧,以前所谓的“本番”其实全靠制作商吹嘘,实际上看不出来是不是“本番”,但是数位马赛克的出现,让观众能窥见轮廓,而这也让“伪本番”逐渐的失去了市场。

也是在复杂的时代背景之下,“本番”成为了叫好又叫座的东西,而这样的行为在日本警视厅看来是不可接受的,所以在1987年有了新一轮的严打。

但是当时做这些的都是地下本,而同一时间的村西透在夏威夷被捕了,所以当时警方的火力都集中在那些出租店上。

很多人可能会好奇,为什么只找影音出租店的麻烦,因为当时“本番”太火爆了,制作商不会在封面上标注出产信息,要找制作商很难找得到,只能不断的去找出租店的麻烦,同时也找经纪公司的麻烦。

而日本法律中并没有明令禁止本番出演,所以并没能一口气端掉本番市场,最终煞费苦心的日本警视厅对经济公司下手了,1987年9月,警视厅少年二课以违反【职业安定发】对三家经纪公司调查。

随后在1988年1月,数家警察署联合,以违反《劳动派遣法》对业界四家大型经纪公司搜查逮捕,这几家经纪公司在当时都属于一线水准,其中有三家是有接本番工作。

不过也因为这两件事情用到的《职业派遣法》和《职业安定法》暴露出了没有明令禁止本番的问题,而是将“本番”纳入了“不道德的工作”。

日本艳情影像史|本番与伪本番的进程

包括【村西透】也被视为是眼中钉,在村西透从美国坐完牢被保释出来后,刚会日本就因为采用女高中生而被捕,结果1988年9月底,【村西透】再次因为未成年风波被捕,理由是水晶映像于1988年6月发行的一部作品采用了未成年女主,而【村西透】负责了那一场面试,当时年仅16岁的姑娘拿着她姐姐的身份证明去面试,然后【村西透】就为梦想转身了,再然后面试官【村西透】和导演就被捕了,后面有意思的事情来了,负责制作的导演被保释后没有被起诉,而负责面试的【村西透】被拘留了一个月,然后被起诉了~

我想这其中应该跟【村西透】当时不断的鼓吹“本番”有一定的关系,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1988年的日本警视厅不断的取缔了很多“本番行为”,当时也被称为是“被猛烈打击的一年”。

到了1989年,当时日本接连发生了几期恶性案件,一件”女高中生被封入水泥案”被搬上了业界的荧幕引发了进一步的严打,彻底封禁了“水手服”和相关的弱龄化暗示,另一件是【伊藤友美事件】让伦协不得不放宽对于村西透的处罚,这在当时其实是遭受到严厉打击的,结果因为昭和天皇的葬礼分散了警力,才让整个行业躲过一劫,不然当时“本番”行为是有机会直接被取缔的。

原本葬礼结束之后也可以继续打压,结果就发生了【宫崎勤事件】,将火力调转到了恐怖录像和漫画上,警视厅重锤出击开始打压漫画和恐怖电影,而AV的“本番”打压行为在当时移交到了地方自治。

而这个地方自治在当时那个时代又有些一言难尽,原本的“本番市场”已经做起来了,与此同时又缺乏了严打,大家都因为【宫崎勤事件】纷纷去围殴动漫,这也就导致了之前做“本番”的行当又开始卷土重来,而且越演越烈。

而在这一过程中,由于1982年就一直有“伪本番”的行为,但是制作商并不会说那是假的,也就是从1982年开始“伪本番”的营销策略也出现了一些后遗症,就是给大众的认知植入了一种“AV=本番”的念头,这个后遗症在1989年也算是彻底爆发了,很多刚刚从业的演员就被灌输了这种想法。

谎话说多了就变成了真的了,也就是再这样的背景之下,从1989年开始,算是彻底进入了“本番时代”

而“本番时代”的到来,彻底打乱了“伪本番”的市场,这两股势力开始角逐,当时的【宇宙企画】为首的传统制作商一直在坚守“伪本番”的路线,但是他们很快就遇到了难题。

原本伪本番制作商是凭借着高质量的制作和出色的演员来保住伪本番的市场,但是“本番”市场做得太大了,尤其是在1989年蓬勃发展,这也引发了新的浪潮,而当时那个时代的日本经济蓬勃发展,形象好的女性有更好的选择,女权主义彻底发散之后,形象好的姑娘她们可选择的行业太多了,伪本番的优势也就开始下滑了。

日本艳情影像史|本番与伪本番的进程

这就是“伪本番”时代与“本番”之间的历史,这段历史在我看来其实是在卷的,而且卷得很离谱,今天再去看这段历史不难发现,“本番”是失控之后的产物,也就是一开始由于向市场的过分妥协,导致了恶性竞争之下,不断的妥协,不断的失控。

为什么要用“失控”来形容呢?

要知道早在“伪本番”时代,这类产物还停留在“满足幻想自行脑补”的阶段,但是在逐渐跨向“本番”的过程中,确实制作商赚得多了,观众也开心了,但是性质其实已经变成了“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让演员去负担”,也就是演员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

你们可能会觉得这没什么,但是人性有贪婪的一面,满足了这个,他就会想要在其他方面也满足,所以后来企画越做越偏离了原来“表演”的轨迹,灌输的思想越来越背离了一开始的“有得看就好”,而是变得“我要看这个”。

人们不喜欢再和和气气的去看表演,而是喜欢看到更真实的画面,哪怕这些“真实”是建立在让演员需要负担更多的前提上。

所以当市场缩水时,特别是在2004年之后,由于无修的泛滥,和2008年之后盗版的泛滥,导致了市场缩水之后,这个行业依然在不断的向市场妥协,不断的去让真个行业的人负担更多东西,最后演变成了逐渐的畸形化。

比如说2016年曝出来的强要事件,其实这也是畸形化之后会演变成的一个现象,更不要说再更早之前的那几起事件,所以我并不是在升华,而是想说,了解了这些历史演变过程中的一些事,会发现很多东西明明是假的,也应该是假的,但是人总会不断地想要去要求更多,最终在欲望面前,把假的做成了真的。

比如偷拍,比如偷窥,比如性侵等等,又比如我很不想谈的N号房这类事件,这些事件并不是没有由头的就有人去做,恰恰是有人想要看到这些,所以才有人去做。

有些东西你有了个开头,就很难去把那些副作用的东西给解决掉,而这些副作用,往往会产生不小的影响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利益的,请编辑邮件并加以说明发送到站长邮箱,审查情况属实的会在三个工作日内为您删除。
不呐呐 » 日本艳情影像史|本番与伪本番的进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