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

讲21世纪初莞式服务的,一眨眼也快十年了。

每个周末,太子酒店的预订都爆满,甚至有钱都不一定能入住,堪称“一房难求”。

把这种服务业做成标准化也是超牛逼的,很多人都是慕名前来。

文章介绍的挺详细的,还带参考资料。

只怪自己太年轻,没赶上黄金时代。

引言:

“东莞塞车,全球缺货。”这一句流行俗语,表明了东莞的加工业在全球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随着东莞日益工业化,高楼层层建起。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也萦绕着香脂艳粉的气息。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叱咤一时的太子酒店。

它的发展史,和东莞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也见证了东莞的产业结构的转型,和其经济发展的未来。

东莞商务激增酒店行业趁势而起,太子酒店就此顺势而立

1981年至1995年,东莞的基础产业开始往劳动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工业发展。

东莞市政府也大力扶持工业基础设施建设。

东莞加工业

产业结构的改变,加上政府方面的支持,东莞的前景在当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这其中不仅包括外资商人,也包括各地的年轻劳动力。

但是,人多却并不代表是件好事。至少在当时的东莞,并不算是件好事。

说起原因,其实也十分赧然——可以提供的短时居所不够多。

那时候,东莞拢共也就173家旅馆,其中酒店、宾馆131家。

东莞最早酒店——华侨大厦

没想到,外地人来东莞,第一时间却难在了住宿问题上。

东莞也敏锐地发现了五家酒店无法满足大量来莞人员的住宿需求,于是,酒店业就此趁势而起。

1996年,东莞第一家乡镇四星级酒店——金凯悦大酒店,在东莞的寮步镇开业。

这家酒店的主要投资人,是东莞本土企业家莫志明。

金凯悦和莫志明

这意味着,东莞民间资本开创了进入酒店业的先河,之后便是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的东莞酒店。

梁耀辉也看准了酒店业此刻的商业潜力。

他从二十多岁开始便从事服务行业。

在他当理发师的那些年,接触到了东莞的地下粉红产业,开了一家特殊服务的理发厅。

梁耀辉

因此,梁耀辉十分明白特殊服务行业的一些潜规则,甚至开始了更为铤而走险的淘金之旅。

据知情人士透露,梁耀辉之后又接触了走私车辆的行业,并在这里赚了人生第一桶金,这也成为了他投资酒店业的资本。

梁耀辉的第一家酒店在黄江镇正式开业。这家酒店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太子酒店。

但是,民营企业扎堆酒店业,势必会引起隐患。

而这隐患,就在亚洲金融危机开始爆发。

打工者增多底层人民的欲求膨胀,太子酒店改建桑拿中心

东莞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成为了高星级酒店最多的城市,甚至超越了北京和上海。

而这些酒店的主要客户,就是港商、台商。

但是,随着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香港和台湾受到了波及,也致使来莞人员中的投资商锐减,对东莞的酒店业产生了一定影响。

太子酒店

另一边,这对东莞的制造业来说又是一次新的机遇。

因为台湾的相关工业受到了冲击,全世界都急需一个新的替代品来维系正常的交易运作。

东莞就这样成为了入幕之宾,制造业开始蓬勃发展,企业急需大量劳动力,外地青年纷纷涌入。

从1990年到2000年,这短短十年间,东莞从78万人激增到540万人。

然而这十年间,工资却是一直没涨。

廉价劳动力,是当时东莞的优势,背后却隐藏着东莞外来青年的压抑与渴望。

从外来青年开了个口,此产业开始在各个阶层的人蔓延。

各地富商贵贾闻讯而至,产业需求量急剧增高。

梁耀辉自然是深谙其道,当年他开特殊服务的理发厅,专门为港商提供服务,一天就能赚上四五万。

1998年的时候,梁耀辉就曾经在太子酒店开设了从事特殊服务的桑拿中心,但是一直都没有正式做起来。

直到2004年的时候,梁耀辉再次趁着时代之风进行改建。

按照当时的服务和环境的分类来说,桑拿中心算是二级水平。

太子酒店在改建过程中,增设了演绎中心,里面有一个极具六七十年代港风的圆形舞台,歌手在此夜夜笙歌,极具奢靡情调。

自此开始,太子酒店便走上了靠特殊行业赚钱的道路。

该行业也因为壮大,开始了一套完整的体系,甚至展开了其他相关的业务。

特殊服务行业在东莞至最高峰值,太子酒店年收入一个亿

由于特殊服务行业在我国还是黑色地带,酒店方面自然不敢明着来。

于是他们会将特殊服务分发给外包公司,又将法人代表转给只有2%-5%的股东。

曾经有一个管理层透露,“桑拿部”在酒店里是讳莫如深的存在,即使是酒店的工作人员也对其内部情况知之甚少。

就算是此管理层和桑拿部经理开会,得知的也是有关于卫生和正规服务的汇报内容,其他方面的经理都不会在正式会议上透露。

与此同时,在特殊服务行业水涨船高的时候,也延伸出来了相应的“莞式服务”。

如果有人想要从事相关行业,那么便按照“莞式服务”的标准进行培训。

培训完了之后,还有相应的升迁等级。

从普通技师,到老总,中间有严格的晋升制度。就好像一般的公司制社员工作一般。

太子酒店就是如此,其刚入门的普通技师,一次“莞式服务”600元。

其桑拿中心一共99间房,按每次1–2小时计算,一年下来,其收入超过一个亿。

巨大的营收下,酒店也对特殊服务行业愈发依赖。

渐渐地,东莞的“世界工厂”的名头被遗忘,取而代之的是带有暧昧色彩的“男人天堂”。

于是,在二十一世纪00年代,太子酒店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酒店之选。

每个周末,太子酒店的预订都爆满,甚至有钱都不一定能入住,堪称“一房难求”。

到了2010年之后,随着东莞制造业的式微,特殊服务行业更是成为了东莞全年GDP的十分之一,每年营收500亿。

这一时期,来东莞的客人们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就连特殊服务行业从业者也跟着鸡犬升天。

据东莞的士司机说,当时这些人出手最为阔绰,动辄几十到上百的小费。

然而,特殊服务行业始终是靠压榨妇女利益,来获取一时快感的罪恶的温床。

不管它所带来的利润有多么大,始终无法掩盖其背后的黑暗。

于是,2014年,横行了东莞数十年的特殊服务行业,遭遇了重拳出击。

太子酒店面临了最终的命运审判,打击之下开始一蹶不振

梁耀辉万万没想到,他苦心经营数十年的产业,会在短短36小时之内灰飞烟灭。

事情从2014年2月9日上午的央视新闻说起。

央视记者暗访东莞五个镇,发现都有特殊服务行业的违法行为。

其中就包括太子酒店的桑拿服务。

据央视报道称,记者需要先交700元洗浴费,再走过如同迷宫一般的道路后,进入一个屋子里。

屋子里有个大窗帘,拉下窗帘会看到两名不着寸缕的女性在跳舞,如果客人不满意会一直更换舞者。

客人一旦点头,舞者就会进来进行特殊服务。

在经过央视新闻的报道后,东莞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立刻对包括太子酒店在内的42个娱乐场所进行清点行动。

短短36个小时,就有162人被带回局里审查,检查了1000多家娱乐场所,查封了其中12家。

太子酒店的桑拿部也被查封,但是其住宿部和餐饮部仍旧在日常营业。

梁耀辉因为太子酒店的原因,于4月4日被拘留。

虽然有许多人表示,他只是股东,近年产业早已转移到了石油方面。梁耀辉自己也称“并不知道太子酒店涉黄”。

但是,在经过一年的法律程序之后,2015年5月26日,有关于太子酒店相关违法案件审讯,正式开庭。

虽然梁耀辉坚称毫不知情,但酒店的法人代表都是和他亲密之人,这也是东莞酒店经营者常见的“金蝉脱壳”的手法。

在一审后不久,正在风尖浪口的太子酒店,也被撤销了“五星级”资格。

到了7月份的时候,更是出现了经营问题。

据悉,太子酒店被传拖欠员工工资,被列入东莞诚信“红黑榜”中“黑榜”之列,而上榜的企业有12家。

2017年8月,审讯终于有了结果。

梁耀辉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且没收其全部财产。

太子酒店自此正式易主。

但是,不管其新老板是谁,都无法挽救东莞的酒店业。

失去了特殊服务行业的支撑,东莞酒店业摇摇欲坠,这都集中体现在了太子酒店之后的营业上。

昔日辉煌宛若镜花水月过眼云烟,今服务态度差门可罗雀

自从特殊服务行业在东莞消失之后,东莞各酒店开始积极转型,有些转为养老服务中心,原先是盘正条顺的女人们争奇斗艳的舞台,如今都变成了悠闲养老的荷花池。

而东莞从制造业、特殊服务行业的后续发力减弱中,继续谋求新的产业,改变当前困局。开始将眼光投向了高新技术产业。

2020年,东莞的电子相关行业呈现出全新的局面,其城市风貌也从当年的酒池肉林中渐渐苏醒过来。

产业转变对一个城市来说,绝非坏事。但对于衰败的酒店业来说,却是沉重的打击。

即使太子酒店依然保存着其当年富丽堂皇的装潢,却无法掩盖金玉其外之下的腐化。

来酒店的顾客大致分为两种:

一种是慕名而来。属于现如今的“网红地点打卡”的心理状态。试图去回味几年前醉生梦死的最后余韵。

另一种则简单得多,看了TVB电视剧《酒店风云》的影迷。

该电视剧在太子酒店取景,影迷过来实地找出电视剧中的具体取景地点,来满足“追星”的快感。

但是,他们大多数人都不免对太子酒店表露出失望之情。

首先是服务态度,有顾客表示,一个餐馆服务员,将别人不要的面给他吃,直到他多次拒绝才就此作罢。

其次是设施问题。虽然酒店内部许多设施依然是遥控的,极具现代风,但始终还是数年前的品味,有一股霉味,设备也开始老旧,甚至有人在床上发现了跳蚤。

与此同时,他们共同认为,太子酒店比以前冷清多了。

偌大的餐厅,有时候就只有一家人在吃饭。

太子酒店前有很多停车位,彼时也空荡荡的,只有一两辆车停在那里,尽显萧索。

酒店将一楼的房间,改建成了健身房,试图通过健身业来增加收入。

整个酒店人气最旺的地方,也确实是健身房。

不过,这似乎是杯水车薪,太子酒店终究还是走向了属于它的末路。

2020年12月,有网友发现,太子酒店被查封。

2021年7月,一名热爱航拍的网友,发现太子酒店的四个霓虹灯招牌被拆除,酒店内的游泳池早就已经藻化,显然荒废已久。

这个曾经叱咤一时、风头无两,是东莞“城市名片”的太子酒店,最终结束了其历史使命。

也许,它在日后的某一天,会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眼前,但应该也不会是曾经的模样。

结语:

太子酒店被时代之风吹起了一个庞大虚荣的外在,却依然抵不住其内在的空洞与虚无,最终也被时代之风所吹垮,成为了时代的一个句点。

它的兴衰荣辱,标志着东莞近三十年来产业结构的转型与改变,在时代阵痛中剑走偏锋而兵行险着后,留给了当下人们无尽的反思。

参考资料:

 

  1. 徐智慧,黄建华.东莞酒店与色情媾和的秘密[J].东西南北,2014(11):35-37.
  2. 蔡晓梅,刘美新.1978-2015年东莞豪华酒店时空演变与制度重构[J].地理学报,2016,71(08):1436-1455.
  3. 朱离. 舆情观察:东莞扫黄风暴与经济转型歧路[N]. 证券时报,2014-02-14(A11).DOI:10.38329/n.cnki.nzjsb.2014.002219.
  4. 杨江,冷锋.风暴涤荡后的东莞[J].新民周刊,2014(07):28-33.

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

我站提供的所有内容均转自互联网,如有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利益的,请编辑邮件并加以说明发送到站长邮箱,站长会进行审查之后,情况属实的会在三个工作日内为您删除。
不呐呐 » 科学论文:太子酒店的辉煌史,东莞服务深度报告

发表评论